元宇宙 碳中和 區塊鏈 快訊 正文
熱門: 微信不綁定手機號可以嗎?有什么壞處和影響嗎 形勢與政策碳中和論文(碳中和的政策和措施) 碳中和環保項目有哪些?碳中和的商機 老梁講比特幣完整(老梁講比特幣視頻) 以碳中和為題寫一篇議論文(關于碳材料的論文) 國家銀行規定以太坊不能交易了嗎(以太坊為什么不能交易)

元宇宙需要多久實現(騰訊馬曉軼分享:為什么說要到2030年才能實現元宇宙?)


4月24日,騰訊高級副總裁馬曉軼在復旦大學管理學院校友會上,分享了他對元宇宙、VR/AR等內容的看法。

近兩年,元宇宙概念大火:Facebook把公司名改成了Meta,VR設備Oculus Quest 2銷量近千萬臺,其早期預訂量就超初代5倍。VR業內人士曾告訴葡萄君,一些人士已經將大漲的銷量視為風向標,認為這次元宇宙熱潮將帶來不少變化。

但馬曉軼給出了與之不太一樣的看法:對元宇宙短期2-3年內的變化,他還是抱以悲觀態度,因為盡管現在很多技術都尋找到了突破,但都是專用向的摸索,距離元宇宙本身所暢想的概念,還有相當的技術、商業距離。這也讓人想起在之前的采訪中,他曾表示游戲是一個超級數字場景,而元宇宙只是后者的其中一種形態。

不過,他對元宇宙長線的10年發展前景,其實有著比他人更強的信心。一方面,元宇宙這個概念在近兩年得到更多的技術支持,正在從多方面解決自身的瓶頸問題;而另一方面,社會對其認知也正在突破,從僅局限于游戲、軟件中的概念,朝著跨越多個場景的方向發展。而這個質變的時間點,他認為是2030年。

元宇宙的技術部分現在發展到了什么狀態?對比過去互聯網、家用設備的發展,它正處于什么樣的階段?馬曉軼又為何認為元宇宙發生質變的節點是在2030年?在這場分享當中,你或許能找到其中的答案。

以下為整理后的分享內容:

非常榮幸能夠有這樣一個機會,和大家一起交流、討論元宇宙(Metaverse)這個問題。

元宇宙最近非;,不過倒推來看,這并不是一個新鮮話題。

1997年,有款叫《Ultima Online》的游戲,就在當時提出概念:這是一個持續運轉的世界。這個理念下,游戲即使沒有人在線參與互動,它的世界也在持續存在和持續發展。這個理念已經和現在元宇宙的理念是完全一致的。

其實差不多也是1995-1998年這幾年,各個互聯網公司開始創業,大家也是考慮怎么把生活中的場景、關系放到線上來。

最近的一次嘗試是一款叫做《Second Life》的游戲,2006年左右上線。就在兩個月前,我和當年的初創團隊聊了一下他們當時的想法。從他們的愿景來看,那款游戲就是今天討論的元宇宙的話題。

Metaverse這個詞,大家都知道是來自于1992年的一本小說,最近一次在商業界被提及,是在2018年的時候,有一個美國的分析師寫了一篇文章,這個文章標題是說:騰訊的夢想到底是什么。

文章里分析了騰訊為什么投資了Epic Games,為什么投資了Roblox、Reddit、Snapchat,以及各種各樣的內容和平臺型的公司......當他把這些布局組起來后,他覺得用一個叫Metaverse的詞再好不過。

......后來隨著Roblox的上市,Facebook改名Meta,這已經變成一個越來越熱的概念。

為什么這么早的概念,在今天突然熱起來了?我覺得這是因為相較于過去,這幾年發生了很多變化。

第一個是整個計算能力到了臨界點。在2016年的時候有一波VR的浪潮,當時我就比較保守,也相對悲觀一點,和很多行業里的人聊了,我們覺得要真正在VR的設備上支持一個好的體驗,能夠做到大規模應用,它所需的技術遠遠沒有成熟。

舉個例子,當時的移動計算芯片完全無法支持高分辨率的顯示,再加上電池、顯示設備本身的限制,使得這個體驗做的很差。

其次,是一些關鍵的新技術沒到位。我們最近也很關心這部分,我也一直在看很多上游的關鍵技術,甚至一些器部件生產的進展。我們已經看到一些路線圖正逐步清晰起來,可以看到在未來的幾年里,這些關鍵技術都會有一個突破性的發展。

第三,我自己覺得比較重要的是,互聯網的滲透率也到了臨界點。特別是經歷了這兩年的全球疫情之后,大家可以發現在家辦公正變成主流——如果你是科技公司,如果不提供給員工在家上班的選項,那么你就失去了吸引力。因為大家已經習慣在線上購買東西、購買服務,大家看騰訊視頻、奈飛所有線上的視頻也越來越便捷,大家也習慣在這上面看最新的電影、電視。這些部分也讓更多人愿意把他生活的很大一部分通過網絡實現。

最后,我們站到用戶的角度,從需求來看。

大家都知道人作為一個物種,最大的特征是「協同」,能夠有很多人一起來完成某一件事情。隨著整個社會越來越復雜,我們需要的技術也復雜起來。這些需求本身,當社會看到一些技術是有機會去滿足的話,便會推動它去實現一個非常大的突破。

基于以上幾點來看,2006年《Second Life》的第一次嘗試,明顯是太早了,到了2015年、2016年第一波VR的時代,我覺得也是太早了。

到了今天,或許便是一個合適的時間點。

所以正好借著這次會議,我們可以談一下對未來Metaverse的暢想——說實話,我個人和外面很多媒體的報道有一些不一樣的觀點,就比如我會覺得現在談論Metaverse的細節還是太早了。

畢竟元宇宙到底該長什么模樣、由什么部分組成......還是個很難清晰、精準定義的工作。

但是,我們現在可以將元宇宙,視為一種未來新技術、新應用的可能集成方式,是對未來人機交互、人人交互想象的合集。

所以今天聊的很多東西,也只是和大家有一個探討和分享,很難說這就是我們能夠預測的未來到底長什么模樣。

談到對未來整個想象,我覺得主要是2個方向——其實這有點爭議,本來一共有3個方向

1.沉浸感;2.內容;3.商業模式。

不過我多少覺得,Metaverse尚處非常早期的階段,當我們對于Metaverse的定義都還不清晰時,商業模式就存在非常大的變量,難給到一個非常精準的預測。所以商業模式這塊,我今天就先不說了,我主要還是說沉浸感的體驗,以及內容這上面的發展。

01 沉浸感:2030年后,Metaverse或開始普及

首先,沉浸感,我覺得主要是兩個方向:

1.人機接口&交互方式;

2.VR等設備的體驗問題。

現在我們提到Metaverse,大家會不由自主地將它和VR聯系在一起。當然,這是基于兩個原因,一方面是因為前段時間Facebook下了非常大的賭注在這個VR的方向;另一個方向,我們如果要達成Metaverse的概念,那么VR這樣的全新設備是免不了的。

為什么呢?普通人借助鍵盤、鼠標、觸控等設備輸入給電腦的信息,從電腦的技術角度來看,它們帶寬其實很窄,能輸入的信息很有限。而電腦只能根據這些東西,做出反饋,更多的信息都沒有辦法直接地輸入進去。

但是,隨著輸入的帶寬增加,其實我們可以有更多的維度加入進去。

舉個例子,現在VR的方向是做環境的感知,我們可以給VR設備增加更多的攝像頭、更多的傳感器,將環境信息也輸入到電腦當中,讓計算機計算達成一些新功能。

再舉一個例子,我們可以追蹤人體的狀態,F在最新的技術可以實現6個維度——前后左右上下——的3D追蹤,包括你頭的位置、眼睛朝向,方便你和周圍的環境互動起來。

其中最值得關注的,便是手的操作。你看現在最新的Oculus Quest 2,它還需要用手柄來輸入信息,但是我們在業內都有一個共識,更自然的交互,是用你的手來交互。

這個進步,在手機上就出現過:早期的手機都是用觸控筆來寫的,但蘋果就站出來說,這是違反人直覺的,人的直覺,應當是用手指去觸摸屏幕——這個道理放在VR設備上也是一樣。所以現在我們很多的進展,就是去捕捉手指的動作。

另外,我們看到一個些最新的技術專注做面部識別,捕捉你的表情。大家都知道人和人交流的時候,對方的反應是很重要的反饋。

比如說我們現在的線上會議,我的體驗其實并不好,因為我看不到大家的表情,我不知道現在我的演講是講快了,還是講慢了?扇绻诰下,我就能馬上看到觀眾的反應。所以未來我們也需要借助面部識別,去追蹤人實時的表情,然后投射到虛擬的場景當中去......

這些新的輸入方式,集成在一起,讓信息帶寬更大,能極大地改變電腦的信息輸入。

其次,也有一些讓人非常興奮的技術發展。

比如最近我們看VR頭顯上的顯示單元。大家如果試過Oculus Quest 2,就知道它上面使用了Fast-LCD的技術。不過這個技術有一個問題,那就是紗窗效應。當設備離眼睛太近的時候,你能看到pixel像素點就在你的眼前,好像隔著一個紗窗在看。這個其實就和當年低分辨率的手機顯示屏一樣。

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iPhone能成功的很大一個原因,就是他們在iPhone4提出了視網膜屏幕的概念,極大地改善了大家使用手機屏幕的體驗。

VR發展到了今天,針對這些問題,也有一些新的技術在誕生。比如說已經在生產線上的,4K分辨率的硅基OLED顯示屏,它已經能夠為VR頭顯提供足夠高的分辨率。

這里可以說一個概念:如何在VR頭顯上達成視網膜屏幕的效果?

現在有一個標準,即,人的每一度視角上應該有多少個像素點。大致來說,有30個的時候,你已經開始感受不到像素的邊界,如果到了60個/度,你就可以完全看不出像素點。

所以,我們看到4K硅基OLED顯示屏已經足夠讓大家有一個非常好的體驗。

亮度,也是一個VR頭顯的改變點。

從現在的硅基OLED顯示屏,到未來的MicroOLED顯示,都可以提供更高的亮度。之前,LCD大致大概只有400-500nit的亮度,現在我們已經能看到2000nit,而且從未來發展的路線圖來說,我們已經看到10000nit的在研設備。

這個就解決了一個非常大的瓶頸問題,即,提升顯示單元的技術,增加用戶的沉浸感。市場上也有了一些成型的產品。

但未來,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發展方向,那就是折疊光路的技術。

大家如果還記得以前的VR設備的話,會發現VR設備通常又厚又重又大,戴在頭上很不舒服。這是一個很大的瓶頸。未來我們能看到折疊光路的設備,可以將VR頭顯單元做得非常薄,更接近于普通戴眼鏡的感覺。

還有一個突破,就是VR/AR的爭論。VR說,所有的內容都來自顯示單元,但AR說,得將內容和現實環境做重疊結合。

現在來看,行業大家做的都是折疊光路的方案——依舊用顯示屏來呈現所有的內容,但是會在外界增加更多的感應器,來捕捉用戶的周圍情況,最后疊加在你的顯示屏上——行業里還有一個傳聞,大概在明年年初的時候,蘋果就會出這樣的一個設備,運用折疊光路的方案,實現VR/AR的效果。

我們相信,隨著更多的人進來,整個體驗會實現一個非常好的效果。而且,未來將會有一天,會有一個讓大家對比現在的手機、電腦,更具突破性的進展。

綜上所述,人機接口方面的技術路線圖發展得很清晰。除了電池受到不少限制以外,其他方面,幾乎都有了解決方案,且都在進展當中。

這也是我們對于元宇宙、VR/AR的發展抱有信心的原因。

另一個點,要想讓這款技術的體驗足夠好,單是設備內部有硬件支持還不夠,還得有軟件的發展。

需要指出的是,這里的軟件,指的是技術,不是內容。我們將其歸結為3個維度:

1.可信的環境:Metaverse的場景越來越真實,讓用戶能相信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

2.可信的人物:人是社交屬性很重的生物,我需要與群體互動、交流、協作。這個當中,最需要的便是一個可信的人物。我相信大家都對這一點多少有所體會。

過去幾年,疫情已經讓大家習慣了遠程會議,但各位肯定會多少有些不舒服的感受,感覺相比線下會議,很多問題討論得沒有那么透。當我面對面談論一個觀點時,我可以看到對方認同與否的表情,反對贊成的情緒,你可以感受到這是一個真實的人在說話。但是現在的遠程會議,你就是對著一個屏幕說話。

而這,自然延伸到了第三個點:

3.可信的交互:還是聊線上會議,這種形式更像一個演講,而不是討論,線下會有人插入進來討論,有碰撞,但現在的線上沒有這些東西。

如果要做一個更真實的交互,要涉及到很多讓人足夠相信的細節。比如我讓你拿一瓶水,我和你握手,我能感受到其中的溫度、重量,而這些,都是傳統的電腦、Pad完全做不到的交互......不過現在已經有技術在這方面有了不少進展。

總結一下就是,隨著技術的發展,我們需要提供很多的工具給做Metaverse、VR/AR的公司,同時,幫助大家可以做出更可信的世界&人物關系。

02 內容量:誰來提供足夠多的內容?

這是一個挺大的話題。因為我們仍然不知道Metaverse需要包含哪些內容。不過現在來看,我們會覺得分幾個維度:

1.專業內容;2.通用內容。

這部分我會比較悲觀。因為盡管這些技術在路線圖上發展著,但它們都需要更多的時間去準備。

因為當一個技術還沒有到舉足輕重的地步時,它往往只是一個相對專業、專用的應用,比如說游戲、影視等方面;而通用類,比如說大家正在用的手機,現在已經有成千上萬種辦法去使用它。

專用到通用,還需要更多的時間。

大致拍腦袋說一下,我其實和內部團隊交流的時候,一般是將2030年作為一根基準線,在那之前,Metaverse還會是專用的階段,到了之后,才可能會有些機會走向更通用的狀態,開始挑戰現有的電腦、手機的使用場景,F在更多是一個新的、補充的場景定位。

這里可能需要更細致地說一下專用和通用的差別。

差不多一個半月之前,我和Epic Games CEO Tim Sweeney開會,討論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我的總結是:我們現在的游戲,就是一個「游戲」,你看視頻,看的也只是一個「視頻」,但是Metaverse不一樣,你應當是在Metaverse當中「生活」。期間有本質的區別。

比如當你去一個線上的電影院,那是一個專門的世界,割離出現實。但是Meta是將大家的生活融入、整合到這個虛擬世界當中。所以這就需要有足夠多的內容,讓你愿意生活在其中。

這些足夠多的內容可以分為幾個路線:

1.PGC的專業制作,例如騰訊這樣的公司制作電影、游戲、電視劇,這是一個專業的制作。PGC仍然是Metaverse很重要的部分。

2.UGC。也就是用戶產生的內容。

3.虛實結合。我們剛剛說了很多技術,便是要將現實世界整合、融入到虛擬的世界當中。

這三個部分,都是非常關鍵的內容組成部分。

那么如何實現呢?

首先,大規模的PGC內容,其實最近也有一些突破。關注新游戲的同學就知道,前段時間,Epic Games有一個非常震撼的demo,他們在《Matrix》上映的同時,做了一個虛擬的城市,這個城市的規模大概有10-20平方公里,當中有3萬個市民,有大量的交通、建筑。

關鍵是,當中的車輛有自己的動作:到了紅綠燈會停下來,看到人會停下來,而且這3萬個市民,每一個人的穿著、行為、長相都不一樣——若放在以往,要完成這么大規模的虛擬世界創造,幾乎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但在今天,隨著技術的發展,這些不可能的任務都在逐步實現,因為,一方面技術能力在增長,另一方面,這些東西有了更多的好方法去解決。

比如,我們和Epic Games有兩個項目正在合作。一個項目,是可以通過AI來導入現實世界。之前我們去新西蘭的一個山谷,那是一個10平方公里的山谷,我們在那里拍了7000-8000張照片,然后把照片導入引擎,這個引擎就會把山谷大致地還原出90%,然后再經過我們手動的一些微調,就可以實現在短時間內生成一個非常大的世界,而且這個世界看起來還非常的真實。

另一個項目,我們做的是一個虛擬人的項目——國內叫做Siren。后來Epic Games也發布了Meta Human的項目,一個高度仿真的人。這其實都回到剛才我們提到的概念:一個可信的人是虛擬世界當中重要的構成。

同樣放到以前,你要做一個虛擬人物需要花費相當多的時間。

大家也許聽說過這個故事:好萊塢很多電影要做一個虛擬人,線上渲染10s的片子需要幾個月的時間,但以現在的技術,好萊塢要4個月做出來的內容,我們能在0.01秒就渲染、達成前者95%的質量。

這些,都使得大規模的制作有了更好的辦法。包括動作捕捉等內容,在AI的加持下,可以讓創建一個內容變得更加容易。

其次是UGC這邊......其實這個部分,我和外部看法多少也不太一樣。

比如,外部談到UGC,那最關鍵的就是去中心化,但這個點上,我和Roblox的CEO David有很多的交流——我們很早就參與了Roblox的建設,2015年左右就開始參與,做了不少的投資——我們說到UGC內容成功的關鍵時,都提到社區的原則、透明性,尤其其中維持秩序、狀態的部分,是需要強中心化的執行。

但這倒不是說我與外部意見相左,我認為,去中心化應該是指能力的去中心化:把工具、能力、資源給到用戶,讓大家無需一個中心化的平臺,就能創建屬于自己的內容。而能夠支撐這些內容的,便是剛才所說的,一個持續、有原則、長線穩定的平臺。我認為,這是一個做出UGC最重要的點。

而第三點,虛實的結合,很大程度上回到剛才我們所說的Metaverse、VR/AR新技術。其實我們所希望達到的目標,和互聯網、人類社會以往的努力是一致的。人類一直想打破物理的限制,比如飛機、汽車都是為了消除物理的限制,縮短物理的損耗,提高大規模協同的效率。

所以長遠來看,Metaverse更多是考量如何引入更多外部、現實世界的服務和內容,打破物理的界限。

比如,今天我們現在用騰訊會議來分享,實際效果我們覺得肯定是不如咱們在復旦線下教室里的溝通,互動會讓信息傳遞變得更好。所以希望未來如果有機會,我們會將騰訊會議Metaverse化,大家可以看到更真實的人物,看到真實的場景。這些都是可以預期的。

再比如,線上的演唱會,大家可能已經聽說過了,《堡壘之夜》之前辦了一個活動,讓超過1000萬人線上聽一場演唱會。這是一個創紀錄的事情。

而我們其實也在和很多體育界的人士聊,如何引入更多的新技術,去讓整場比賽的觀賞體驗更好,其中,電子競技便一直在考慮這件事。

所以現在依舊有很多現實的東西,受到了物理距離等方面的限制,亟待通過虛擬化的方式,提升效率。我覺得在Metaverse、VR/AR的發展上,還會有很多的機會。

03 更現實的問題

最后,我想聊一聊Metaverse、VR/AR存在的問題。

雖然我剛才所講到的內容好像都很樂觀,但是我個人內心深處,還是略帶一些悲觀。

平時,我和大家聊的時候都會這么說:看短期1-3年,我比大部分人更加悲觀,看長線的10年之后,我會比大部分人更樂觀,會認為這些新技術的場景會為整個人類社會帶去很大的變化。

就我的觀點而言,現在的這些技術會在2025-2027年之間大規模面世,但是要鋪開來做,還是得等到2030年。這是我心目中的一個時間表。

舉個簡單的例子,價格就是一個重要的參考。比如剛才所說的4K硅基OLED顯示屏,它的體驗非常好,但價格太貴,光是一個顯示單元的價格,就和整個Oculus Quest 2的整機價格是一樣的。所以,價格下來還需要很長的時間。

其次,商業模式本身也還存在一些問題。如剛才我所說,現在還為時太早。

如果要將我們當下的階段去對應到過去的歷史,那么有這樣兩個時間點:

1.通用設備的普及。

在座的很多年輕人可能不知道,最先家用的專用設備,其實是游戲機——雅達利2600,1977年發布,它可以對標到現在Oculus Quest 2的情況。

而大家熟知的IBM PC,是在1981年進入的市場,家用PC真正普及,是在Windows面世之后,85年是第一個版本,大規模推廣的3.0版本是92年才有的,而更廣為人知Windows95已經是95年的事情了。

可以看到,這個過程起碼有6-10年的發展。

2.商業模式的成立。

第二個例子是互聯網。其實90年就有互聯網出現,但是大家知道的互聯網公司,包括騰訊、Google等,都是在98年才成立。而且,這些公司真正找到支持他們的商業模式,大概都是在2004年左右。這過程同樣花了很多年。

所以,短線來看,整個Metaverse的發展,還需要好幾年的培育,但是培育的方向是清晰的,潛力也是非常清晰的。

上一個20年,整個互聯網對人類社會、經濟、技術的貢獻,大家有目共睹,所以我相信未來20-30年里,以Metaverse為核心的、集成的互聯網體驗,會給整個社會帶去更大的沖擊。

而這其中,還會有很多的點,值得大家探討、協作、推動。

這是我今天的大致分享,感謝各位。

推薦文章

久久精品_校花高潮抽搐冒白浆,欧美乳胶衣A片,国产高清女人高潮对白,强奸无码激情片,免费无码电影区
黄色小说在线阅读| 久久小说网| 如狼似虎的熟妇24p| 禁止的爱善良的中文字| 在教室与老师啪啪漫画| 久久撸| 黄色动漫| 午夜寂寞影院| 日本免费av| 我在教室被强了好爽| 帝少的独宠娇妻| 丝瓜视频在线观看| 中字幕一区二区三区乱码| 香港一级片| 骚老师av| 女生怎么自慰| 办公室调教上班高h| 三级片电影| 黄色的网站| poronovideos极度另类| 三级4级全黄| 玩中年熟妇让你爽视频| 欧美巨大gay| 中文字幕偷乱视频在线| http://www.maleeskyspecia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