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區塊鏈 快訊 正文
熱門: 微信不綁定手機號可以嗎?有什么壞處和影響嗎 形勢與政策碳中和論文(碳中和的政策和措施) 碳中和環保項目有哪些?碳中和的商機 老梁講比特幣完整(老梁講比特幣視頻) 以碳中和為題寫一篇議論文(關于碳材料的論文) 國家銀行規定以太坊不能交易了嗎(以太坊為什么不能交易)

宇宙的遠方(深入軍事元宇宙:是空洞的口號還是五角大樓的虛擬資源?)


圖片由Breaking Defense提供

在元宇宙之前,IVAS(集成視覺增強系統)護目鏡旨在為部隊提供增強現實的信息流。

在現實和虛擬的存在之間:2021年12月,美國空軍官僚機構中的一個小辦公室舉辦了一次會議,大約有250人,聚集在一間會議室里,有常見的白板、即時貼和黃色文件夾。

但這個會議室并不實際存在,與會者相隔千里之外,范圍從美國到日本,都戴著Oculus頭顯。通過這次會議,訪問者進入了爆炸性的——即使是不確定的——元宇宙炒作的中心,這個概念已經醞釀了幾十年,但在去年Facebook改名為Meta時被完全帶入主流。

現在,元宇宙,基本上是相互連接的虛擬世界,可能通過虛擬現實或增強現實來訪問,正在抓住消費者的世界并不斷擴大。NBA布魯克林籃網隊已經申請了“Netaverse”的商標,并計劃在元宇宙的虛擬世界中播放比賽。MLB的衛冕冠軍亞特蘭大勇士隊宣布了其球館的元宇宙版本。沃爾瑪和耐克等主要消費公司已經宣布計劃在這個概念上獲得領先收益,無論公眾是否真的想要這一切。

“現在還不清楚,在未來一兩年內,你是否真的會得到這一概念的真正廣泛采用。每個人都在談論它,但我要說的是,現在元宇宙是一種企業時尚,而不是用戶時尚,”國防初創公司Anduril Industries的創始人、也許是最受歡迎的VR頭顯Oculus的創建者Palmer Luckey說。然而,最終,“元宇宙肯定會發生”。

一群充滿激情的人異口同聲地認為,元宇宙是一項根本性的進步,將成為人類未來的核心;這些聲音遇到了同樣一群狂熱的懷疑論者,他們認為公司們只是在追逐一種技術熱潮,而這種熱潮要么已經存在了幾十年,只是沒有花哨的品牌,要么沒有消費者會真正需要。

問題是,無論是哪一方,或者是任何一家為其元宇宙業務感到膽怯的公司制企業,似乎都沒有對這個詞的含義做出實際的定義。

新美國安全中心兼職高級研究員、分布式模擬軟件公司Improbable美國國防與國家安全研究負責人詹妮弗-麥卡德爾(Jennifer McArdle)說:“它是萬事萬物,也是任何事物——這意味著它什么都不是!

但是,對元宇宙的炒作和希望并不局限于民用領域,它正慢慢地浸入五角大樓,在那些急于展示軍隊的技術進步立場的領導人中,以及在那些認真研究該技術的有用性的人中。

國防承包商們鼓吹增強現實和虛擬現實技術將為軍隊帶來元宇宙。軍事模擬訓練投資被定性為元宇宙研究。而那個美國空軍辦公室將其虛擬現實會議稱為對元宇宙的早期嘗試——伴隨著非同質化代幣(NFTs)。

為了了解軍隊和元宇宙的未來,記者采訪了五角大樓的主要官員、外部專家和工業界的代表。雖然熱情的程度不同,但越來越多的人同意,只要軍隊以清晰的(如果是增強的)有洞察力的眼睛進入虛擬世界,它可以大大有利于美國的作戰人員,從沉浸式作戰計劃到超現實的虛擬訓練,到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真正體驗武器系統。

但是,就像過去的技術飛躍一樣,如果元宇宙不能避免成為那些沒有完全掌握這一概念的領導人扔給每個問題的空洞的流行語,五角大樓最終可能會浪費數以百萬計的美元來追逐一個虛擬的夢想。

麥卡德爾說:“這確實迫使我們在涉及國防時打開分析的窗口,不僅僅是這些虛擬世界在理論上如何影響戰場的有效性,而且還包括軍隊作為一個官僚和社會組織如何供應和支持其作戰人員!

軍隊是否已經參與到了元宇宙中?

在 “元宇宙”這個詞出現的很多年前,五角大樓就在嘗試互聯的虛擬世界這一寬泛的概念。1978年,美國空軍上尉杰克-索普(Jack Thorpe)發表了一篇論文,概述了用于分布式任務規劃的網絡化模擬器。幾年后,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接手了這個項目,項目被稱為模擬器網絡(SIMNET),后來過渡給到美國陸軍。

“如果元宇宙只是一系列相互連接的虛擬世界,你可以說,自90年代以來,軍隊中一直有這么一種非常笨重的元宇宙,”麥卡德爾說。

術語 “元宇宙”源于1992年的小說 《雪崩》(Snow Crash),這是一部由尼爾-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創作的反烏托邦科幻小說,其中主角戴上VR頭顯,進入 “元宇宙”,他的化身在那里生活、工作、派對并偶爾參與劍斗。


圖形由Breaking Defense制作

軍隊的元宇宙可能包括飛行戰斗機的體驗,比如這些F-35戰斗機。

今天,關于元宇宙的討論主要集中在網絡游戲或用戶基本上可以“生活”在其中的虛擬世界,主要是作為一個社交舞臺。從根本上說,正如其他以技術為焦點的貿易出版物所寫的那樣,“元宇宙”是一個共享空間,不會因為用戶摘下VR頭顯而消失。

但是,由于沒有明確的、堅定的定義,所以存在大量的混亂。什么是一個元宇宙(a Metaverse)與(整個)元宇宙(the metaverse)?從根本上說,是否可以(同時)存在多個元宇宙?

或者對于軍隊來說,如果一個士兵進入一個單獨的虛擬訓練環境,這算是元宇宙,還是僅僅是虛擬現實中的訓練?如果該VR體驗與另一個虛擬環境相連接,在那之后這是否是一個元宇宙呢?如果一個士兵沒有持續地 “生活 ”在那個環境中,那它到底是不是一個(整個?)元宇宙?問題就這樣繼續下去。

“現實情況是,今天任何人稱之為元宇宙的東西里面幾乎沒有任何一種與幾十年來VR行業的人們所稱的元宇宙完全類似,”Luckey告訴記者,并補充說將任何由虛擬現實訪問的數字空間稱為 “元宇宙”是 “瘋狂”的。

“公司們正在稱他們的東西為‘這是我們的元宇宙’。這就像說‘這是我們的互聯網’。這就像,不,這不是這一切的工作方式,”Luckey說!霸钪媸且粋包羅萬象的術語。不能說你有一個元宇宙。如果你有一個多人游戲,那也不是一個元宇宙。那是一個游戲,比如說,我們擁有這些游戲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他說,與商業公司相比,軍方在談到元宇宙時一直比較清醒。

“在軍隊里,我實際上沒有看到我在企業界看到的那種狂熱。軍隊里的人了解VR如何解決他們已經思考了20、30、40年的問題!彼f道,“隨著技術的進步,他們能夠將其用于越來越多的事情!

Luckey預測,“現實中的高質量VR”可能還需要10到15年,而準確模擬沖浪等活動感受的能力可能還需要30到40年。但是,整個美國國防部有許多努力在嘗試建立用于測試、訓練和實驗的虛擬環境,而且已經進行很多年了。

2014年,美國海軍研究辦公室和與美國國防部關系緊密的南加州大學創意技術研究所展示了藍鯊項目(Project BlueShark),這是一個虛擬現實項目,展示了一個虛擬世界,允許水手在三維態勢感知下駕駛船舶,在遠方與船舶設計師合作維修船舶,并指揮和控制部隊。關于這個項目的報道指出,用戶可以將他們的視線從艦橋轉移到頭頂飛過的無人機上,看向所有不同的方向,以及虛擬主持招待千里之外的其他人,討論戰術和軍事行動。

“按照現代的標準,這是很有元宇宙風格的,而且他們在很久之前就在研究它了,”Luckey說,他在Oculus之前曾在南加州大學的創意技術研究所從事虛擬現實項目。


藍鯊項目是2010年代中期的早期元宇宙實驗。(美國海軍照片:約翰-F-威廉姆斯拍攝/發布)

正如麥卡德爾所說,軍事元宇宙的 “最完美的”概念將把士兵用于訓練、教育、實驗和社會生活的虛擬環境的基礎無縫連接起來,最終產品是 “在這些虛擬世界之間無縫移動的豐富數據,真正提供對個人的整體洞察力”,盡管她補充說,“要達到這個目標將非常困難!

完善這些“世界”之間的數據交換,使信息可以在它們之間傳遞,可以從根本上改變軍事演習、實驗(如Project Convergence)和訓練之間的關系。與其說是一次性的活動,不如說這些活動可以合并成類似于一個長期的日復一日地發展的訓練活動。

麥卡德爾說:“你可以讓數據和信息在每個事件中流動,這樣你就能以一種更有效的方式進行迭代,F在,如果你能拿到你在制定新的軍事行動概念或新的戰術、技術和流程時迭代的所有信息——然后所有這些都能立即被輸入到訓練環境,在那里你正在訓練你的作戰人員立即使用這些新的軍事行動概念或這些新的戰術、技術和流程們,而且中間并沒有很大的鴻溝!

在炒作之外,元宇宙還有意想不到的未來用途?

對于負責在美國空軍內部推動創新技術應用的美國空軍裝備司令部數字轉型辦公室(DTO)來說,2021年12月的會議是為了探索可能性的領域,官員們試圖證明完全沉浸式會議對人員遍布全球的軍事部門可能產生的價值。

“我承認,我們的第一次會議更加傾向于VR會議,而不是真正釋放元宇宙的力量,”數字轉型辦公室的首席項目經理文斯-佩科拉羅(Vince Pecoraro)說,“元宇宙中發生著那么多事物,美國空軍沒有能力去挖掘,因為我們并不那么經常在里面玩!


美國空軍裝備指揮部/DVIDS

超過250人參加了這一次在線活動,該活動利用數字轉型辦公室(DTO) Metaverse讓參與者參與到虛擬現實生態系統中,旨在推動整個社區的創新思維和數字優先的思想戰略。

以非同質代幣(NFTs)為例,這種經常被人詬病的基于區塊鏈的數字資產,它 “代表 ”了現實世界的物體,如藝術品。好吧,數字轉型辦公室正在創建一個挑戰幣NFT,一個用戶可以在他們的虛擬空間中珍惜的數字資產。雖然這個概念可能會讓懷疑論者翻白眼,但從理論上講,元宇宙的虛擬世界可以提供非傳統的激勵措施,以吸引不同世代的作戰人員。

“理論上,我們也可以通過元宇宙提供新的募兵獎勵,”麥卡德爾說!耙虼,除了獎金或《退伍軍人法案》,你知道,我們看到新形式的金融交易和虛擬商品,例如NFT的出現。從理論上講,元宇宙可以為我們提供機會,從激勵的角度來考慮這個問題!

這畢竟是一代游戲玩家,電子游戲公司已經證明了玩家會為了哪怕是虛擬的裝飾獎勵而走多遠(或者說他們會付多少錢)。

除了NFTs之外,隨著元宇宙技術的成熟,專家們表示,從戰場作戰中心到維持任務,軍方將從元宇宙所能提供的完全沉浸式會議中受益。

例如,專家們說,任務規劃通常充滿了PowerPoint演示文稿和文檔,可以被更新,這樣高級決策者就可以在元宇宙中與規劃者會面,并通覽不同的作戰行動方案。作戰中心可以有圖表、數據流、實時視頻和顯示計劃行動的實體地圖或表格。今天,如果指揮官或高層人員通過電話或電視電話會議進入該實體會議,他們可能無法看到所有這些信息。

他們 “可能開始看到二階和三階效應。而且,他們可以開始填補一些細微的差別,這些差別在今天轉讓這些資產的方式中被遺漏了,”一位與美國政府有業務往來的高級技術公司高管在匿名的條件下告訴記者。

但首要的問題仍然是:為什么要在虛擬世界這種技術深水區舉辦活動而不是電視電話會議?答案取決于如何使用它。

數字轉型辦公室的負責人凱爾-赫斯特(Kyle Hurst)說,他不會使用他們的虛擬會議空間進行定期的員工會議。而Luckey在被問及在虛擬現實中接受采訪會有什么好處時,回答說 “可能不會有那么多”。

“但是,如果你在談論復制去另一個國家,在熒光燈下坐在會議室里,然后與一些人交談幾個小時,最后你與他們握手的體驗......VR將非常、非常迅速地主導這個世界,”Luckey說!靶示褪沁@么好!

佩科拉羅說,元宇宙對主持人“需要[與會者]看到、感覺到和觸摸到我所談論的東西”的會議很有用。


圖像由Breaking Defense提供

元宇宙可以在虛擬訓練和戰斗模擬中結合從士兵到空中支援的資產

該技術的沉浸式性質可以讓分散在世界各地的軍事領導人聚集在一起,討論武器系統或其他平臺的發展,并體驗它們,類似于藍鯊項目(Project BlueShark)。例如,這對軍事裝備的維護者來說可能很有用。利用元宇宙的虛擬協作空間,維護者在需要幫助時可以 “打電話給朋友”尋求幫助。

美國科學應用國際公司(SAIC)數字業務部的沉浸式技術副總裁Bob Kleinhample說:“如果你需要幫助完成手頭的任務,其他人就可以進來幫助你,F在你在操作或維護一個系統時,就可以讓其他人們在這個虛擬世界中進行合作!

或者如這位行業主管所說,軍事官員可以以獨特的方式體驗武器系統。

“你可以特別關注它。你可以看到它,你可以駕駛它,你可以看看它的性能,”這位主管說!澳闩c它互動的能力變得更加豐富。你想想看,比如說,一張照片值一千個詞,一段視頻剪輯值一百萬個詞--那么,能夠在你所在的任何地方實際體驗這一切,他的價值是多少呢?"

合成訓練:一個元宇宙的測試用例

也許軍隊中互聯互通的虛擬世界最明顯的用例就是合成訓練。由于每年(美軍)死于訓練的士兵比死于戰斗的士兵還要多,這是一個可以拯救生命的工具。

佛羅里達州奧蘭多,美國陸軍準將威廉-格拉瑟(William Glaser)是該軍種合成訓練環境跨職能小組的主任,他領導著一個辦公室,試圖建立美國陸軍的合成訓練環境(STE),根據定義,這項技術可以被認為是一個元宇宙,因為它作為一個虛擬世界存在,而且可以與其他世界相連接。

合成訓練環境(STE)是一個虛擬的訓練環境,以補充實戰訓練,并在士兵可能面臨的任何類型的地形上,從城市作戰到山地作戰,模擬從排規模到更高規模的美國陸軍編隊的戰斗場景。根據美國陸軍網站,它將“實戰、虛擬和建設性的訓練環境匯集到一個單一的合成訓練環境(STE)中”,并將為 “地面、下車和空中平臺以及指揮所,在需要的時候”提供訓練功能。

格拉瑟說,合成訓練環境 “本質上是可以與整個元宇宙相互連接的一個元宇宙”--這正是批評者在論證元宇宙是愚蠢的時候指出的短語,但也沒有錯,這又取決于如何定義元宇宙。(格拉瑟對元空間本身并不陌生,他稱《雪崩》是一本 “偉大、很偉大的書”)。

“如果你只是簡單地退回到這個定義--它實際上是一系列相互連接的虛擬世界--那么,從理論上講,你可以提出它是一個元宇宙的理由,”麥卡德爾在談到格拉瑟的項目時說!艾F在,很多人將會不同意這一點,因為他們會想在其中看到更多的東西!

對Luckey來說,合成訓練環境(STE)更像一個多人游戲,而不是一個元宇宙,因為 “元宇宙更像一個城市,而游戲更像游戲……不過劃清這條界限是相當困難的! 元宇宙的定義很模糊,以至于Luckey回想起美國最高法院關于淫穢的古老裁決:“當我看到它時,我就會知道它是!

美國陸軍的虛擬訓練環境有很多迭代版本,但合成訓練環境的目的是將幾個訓練現實編織成一個聯合構架。擁有相互連接的虛擬世界的想法突出了老式合成訓練系統的局限性。這些系統是單一的,在建造時沒有整合新模型的意圖,而且很難更新。


圖片由Breaking Defense提供

一名美國太空軍士兵用虛擬現實技術進行訓練,這是軍方對元宇宙的一個潛在用途。

例如,如果一個軍種想把一個新的網絡或電子戰模擬整合到當前的合成訓練器中,那么這個新的模擬必須被如此建立起來,以便與已經建立在環境中的每一個其他模擬或模型進行無縫互動,這是一個耗時和繁瑣的過程。

“從根本上說,它們不會隨著戰爭特征的改變而改變。所以,我的意思是,從本質上講,為了使合成訓練達到我們擁有這些,你知道的,可無縫互操作的虛擬世界的地步,我們將不得不轉向以一種更加模塊化和可組合的方式建立這些環境,”麥卡德爾說。

格拉瑟說,任務演練是元宇宙可以增強士兵訓練的 “頂點”。士兵們將沉浸在沙漠、山區或高原的數字環境中,每個環境都有不同的戰術、技術和程序,士兵們可以不斷地演練任務。例如,在部署前模擬伊拉克或阿富汗地形的虛擬訓練可能比在美國佐治亞州斯圖爾特堡的沼澤濕地訓練更有利。

格拉瑟說:“這使我們有機會讓士兵沉浸在他們可能實際作戰操作的環境中,而不是他們真正訓練的場地!

雖然現在似乎不太可能讓士兵有一個持續的虛擬存在,跟著他們走,但它可以提供更準確的訓練。更多的數據流可以讓士兵針對敵人的表現特征進行訓練;蛘,如果士兵的虛擬存在與他們的身體狀況相匹配而被上傳,它可以提供更真實的訓練,可以著重士兵和他們班的物理限制。

“如果擁有一個持久的數字角色是有意義的,比方說,與你現實世界的身體特征相匹配,以便在所有不同的模擬和訓練工具中,相對于與你一起工作的其他人,你的表現處于正確的水平--如果這是解決問題的正確方法,我相信軍隊會這樣做,”Luckey說。

推薦文章

久久精品_校花高潮抽搐冒白浆,欧美乳胶衣A片,国产高清女人高潮对白,强奸无码激情片,免费无码电影区
偷拍40岁熟妇真实| 免费av在线观看| 欧美成年黄网站色视频| 日韩av在线| 巨乳的诱惑| 男生肌肌桶女人肌肌爽的视频| free性欧美xx69| av女优排名| 风流小农民| 日本真人做爰免费视频120秒| 禁止的爱完整在线观看| 李丽珍a级毛片| 苍井空无码| 国产肥熟女视频一区二区| 玩小处雏女免费观看| 善良的老师2在线观看| 男女真人牲交a做片| 免费啪视频观试看视频网页| 青青草视频在线观看| 韩国电影妈妈的朋友| 下面一进一出好爽视频| 欧美一对一外教| 午夜小电影| 日本熟妇色videosex| http://www.carrementdancefloor.com